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娱乐八卦 > 罗琦退赛老板看中商机 > 正文

罗琦退赛老板看中商机

https://www.kooaoo.com娱乐八卦
这几天,罗琦一直待在长沙,这是她参加《我是歌手》录制以来,留在长沙最长的一段时间。

周四下午,罗琦要为第六期节目做彩排,并抽空接受了南方都市报专访,其间记者问了个比较直接的问题——这次以怀孕之身来参赛,是否会担心影响到胎儿?当时罗琦沉默了数秒,似乎对这问题有点不满,但她没说出来。

最后她还是选择以官方口吻作答:“不会,因为我一直有定期看医生,医生也说没问题。”并再次重申,如果有任何不舒服的状况,她会马上退赛。

但其实在接受南都采访时,关于退不退赛这事,罗琦心里早有定论。结果,采访结束后的第二天,她就在《我是歌手》录制现场公布了退赛的消息。

罗琦宣布退赛后,她的经纪人、“树音乐”CEO姜树也接受了南都采访,并道出了实情。“我知道现在外面会对罗琦有一点点质疑,说她怀孕了还要来比赛,不顾宝宝的健康。但其实她没跟外界提过,是我和洪涛导演花了很大力气去说服她,她才一直坚持到今天。”姜树说,起初罗琦跟洪涛达成的协议,是只录两期。

之后姜树还补充说,虽然罗琦对外公布了退赛决定,但这事情还没有最后定论,洪涛导演也还在努力争取中,希望她能完成第七、第八期的节目录制。“当然,所有的一切决定还是以罗琦的身体状况为前提来考虑。”

但无论罗琦是否就此止步《我是歌手》,又或者之后会以怎样的形式再登上这舞台,目前可以肯定的是,今天的罗琦已经找回她20年前头上的那顶光环。只不过,如今已年近40,历尽过磨难后的她,更懂得如何去面对。

“现在我成长了,能够承受这些光环了,而且知道它跟我实际上没关系。年轻时就是因为我讨厌被别人认识,讨厌那些名利,所以才会做了一些错事,但现在不会了。”

专题统筹:南都记者 齐帅

专题采写:南都记者 黄锐海

实习生 罗筱晓 李嫣然

“所有的机会都不需要小心翼翼再去强求,记住这每天每夜,你要永远感到你很自由……”

——罗琦《随心所欲》

其实,早在两年前,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筹备时就找过罗琦,但……

命运弄人,当初罗琦决定了要上《我是歌手》第二季时,却碰上了怀孕喜事,其间的纠结和矛盾,常人都能理解。但其实,罗琦原本是有机会避开这两件事情的交集。姜树在采访中回忆,早在两年前,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筹备期间,导演洪涛就已经找到了他们,表达了希望邀请罗琦出赛的意愿。“实话说,当时包括罗琦在内,我们所有人都完全对这节目没有概念,只知道是场比赛,更想象不到参加了会有怎样结果,所以最后还是没有合作。”在对话中,能听出姜树对当时的决定还是有点惋惜。

姜树说的这些,已经是2012年的事,当时他的“树音乐”刚签下罗琦一年左右。早在2004年,罗琦就已经正式回国发展,至今已整整10年,但,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。“我觉得一切都是时候未到吧,这也很正常。再说这个也不是我最关心的,我还是喜欢踏踏实实做音乐,和音乐人在一块玩。”现在再谈起这段日子的感受,罗琦显得并不在意。

然而,姜树认为,这些年来,罗琦内心深处还是会有郁郁不得志的一面,她并没有表面上说的那么无所谓:“她确实不太在乎名利,但她会渴望登上更大的舞台,不可能只满足每年就在国内跑几场音乐节的状况。”不过,罗琦的个性,不会在旁人面前表现出郁郁寡欢,这是她的一个自我保护。但她真正内心渴望的,还是能突破一些东西,这一点姜树相当肯定,“但如果不得门而入的时候,她只能说无所谓,然后洒脱地去面对自己的郁郁不得志,在现实里去生存、去发展、去感知。”

罗琦这种止步不前的状态,终于在去年夏天有了转机。《我是歌手》第二季开始筹备,洪涛又再次找上门来。这时候,姜树和罗琦都早已心里有数,当收到邀请的那一刻,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参加的决定。意想不到的是,当他们双方都达成了参赛意向后不久,罗琦就得知自己怀孕了。她说:“当时就马上跟洪涛老师提出这事,就是现在情况比较特殊,可能参加不了。但洪导就一直坚持说,哪怕不能比完全程,看身体情况,能参加几期就是几期吧。”

其实,由于怀孕,罗琦是第二季所有歌手中最后定下来的那位……

因为怀孕的变数,这事就一直拖到年底,始终没有最后定下来,“到了年底,当节目开始正式运作的时候,我又一次提出要退出。但洪导说,他们都已经为我打算好特殊情况了,所以这一份诚意我不能谢绝。”

后来,姜树为罗琦安排去北京最好的医院做检查,他们也多次咨询了不同的权威医疗结构,得到的结论都是没有问题,“而且罗琦刚怀孕的时候,正好我们公司做了南昌沃动漫音乐节,她在那个地方演得特别特别好,是我这几年看她演出中几乎最好的一次。所以罗琦也鉴于此,对自己有了很强的信心。”

但另一方面,这过程中有一些情况,是罗琦本人也不太了解的,其实,这一次主动权已经不在罗琦那一边。姜树回忆,当时怀孕这事情,不仅让罗琦本人陷入纠结,同时也让节目组有了顾虑,洪涛是非常希望罗琦能参赛的,但他作为整个节目的导演,也必须要保证节目不受影响。

“当时洪涛确实会有点担心,所以在整个过程中,双方就是在谈,在等待……在谈在等待,一直是沟通过程。实际上,罗琦几乎是所有歌手里面最后一个定的。后来洪涛还专门飞了趟北京,看了罗琦的一次现场演出,才终于对她的状态有了足够信心。”

其实,最初罗琦跟《我是歌手》达成的协议是“只录两期”,可是……

但即使双方都达成合作意愿后,罗琦参加《我是歌手》这个计划,从一开始就不是官方对外宣布的“视罗琦身体状况,能参加多少期就多少期”的说法。起初,罗琦为了宝宝着想,在计算过大概的身孕时间后,跟洪涛达成的协议是只录两期,最后还是姜树在当中起了游说的作用。

“其实这几个月来,我内心一直忐忑,形势越好,怎么取舍怎么办,对我来讲确实矛盾了一段时间。”姜树说,他们录完两期后,罗琦的状态都一直很好,每次回北京去医院检查,结果都很理想,其实罗琦也渐渐有了再唱多几期的念头。“不能不说,别看琦姐这年纪了,她身体状况确实比较结实,我都觉得她的身体比我的身体还好。”于是,后来就有了第三期、第四期……当时罗琦做的决定,是最多不能超过六期,因为她算过时间,录完第六期后她就已经怀孕将近七个月了,这时候退出是最合适的。

其实,罗琦也犹豫过要不要再多录几期,于是跟老公商量这事……

在退赛这问题上,作为老板的姜树其实比罗琦更为纠结,“罗琦不太懂商业这些,但我们能看到,记得之前参加完第一期后,我们从长沙回北京的路上,我就跟她举了个例子,我说你参加完一期,你的含金量就附加了50万到100万,她说是吗?我说是,这是你作为一个演绎艺人的附加值。”

就是这样,姜树一直在试图说服罗琦,在身体状况还能确保OK的情况下,尽量再唱多两期。但姜树的内心斗争也相当激烈,他很清楚,如果罗琦坚持参赛,万一宝宝出了什么状况,他就是千古罪人。“我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。在第五期录完之后回北京,我和琦姐才真正确定下来,就唱到第六期。之前我还一直很纠结,现在定下来了心情还挺愉悦的。当时我就给洪涛老师打电话说这决定,他特别吃惊,就跟我讲,你要参加第七、第八期,何炅汪涵都会请过来,而且两个台长都很喜欢她,制片人也特别喜欢她。”

姜树之所以说自己没出息,是因为他又被洪涛的这番话打动了,他又看到了更大的商业硕果在眼前跳动,于是他就回复洪涛,说他再去跟罗琦谈谈。“当时我在去见她之前,就准备了很多要说服她的理由,但跟她讲了二三十分钟吧。我就都把这些话给吞回去了,一句没提。最后就说,好吧,六期就六期,生活更重要。我自己都奇怪,想得睡不着觉,矛盾死了。”事实上,后来姜树还是把洪涛的原话告诉了罗琦,罗琦也真的犹豫了,她自己也确实特别看重这次机会。那天晚上,罗琦就在SKYPE上跟她的德国老公商量这事,两口子协商后,罗琦再次给姜树回复,说考虑过还是决定不参加了。

其实,罗琦想继续参赛的欲望还是挺强的,只是一切必须要为宝宝着想……

“这个大家都理解,身体是最重要的,而且算下来,录第七期的时候她已经是7个月又20多天了,再加上她老公是1.99米的大汉,她的宝宝个儿也大,分量足。所以后来她就给我电话,说树哥,我们就那样吧,你得支持我。我说好吧,那就这样定了,没问题。”但姜树说,其实他们整个团队,包括节目组都觉得特别可惜。

最后姜树还补充说,其实罗琦想继续参赛的欲望还是挺强的,只是一切必须要为宝宝着想,“而且洪涛老师也说了,到了第七、第八期,你就不要唱气息太高的歌了,哪怕你哼唱,唱低一点的歌都行,那个时候就完全情感交流了。”所以,姜树认为现在关于退不退赛,还没到真正能下定论的时候,一切还皆有可能……

关于罗琦,被描述最多的是她的过去……

但是其实,我们更想关注她的现在和未来

罗琦这回的选歌,是有讲究的吗?

在《我是歌手》的比赛中,选歌是至为关键的一环,所以每个歌手在每一轮演唱的曲谱,都经过精心酌量,罗琦当然也不例外。特别是第一场的选歌,歌手们在整个赛程当中,就只有第一场有机会唱一首自己的作品,而罗琦的选择,是当年指南针专辑中并非最红的一首《随心所欲》。“当时我们有列出几首琦姐的老歌来做备选,《回来》是肯定在列的,但这首歌是她如今传唱度最高的一首,我们都认为,第一场没必要就把自己最强的实力都使出来,还是要有所保留。”

之后,他们也考虑过当时专辑的主打歌《没有远方》,这首歌在当年也是大热作品之一,但问题是歌词表现的状态,跟今天的罗琦已经相距甚远,所以最后大家都锁定了《随心所欲》这首歌。姜树说:“我们觉得从技术上,从个人的表现力上,《随心所欲》是特别好的,编曲也很成熟,而且更重要的,是这首歌最适合现在的罗琦。”其实还有一首歌,就是当时指南针专辑的同名作品《选择坚强》,这首歌就是专门为罗琦失去左眼而写的。采访中,记者问起为什么不考虑选这一首,罗琦说:“我从来不唱。”这首歌承载了太多罗琦当年的苦痛,她说,这是关于20年前的一个誓言,“这首歌是送给我自己,还有我身边所有朋友们的,也是给当年那个事情画一个句号,然后就不再去翻开它。”罗琦说,当时这首歌写出来后,她至今为止只唱过一次,就是进录音棚录唱的时候,而且是一次录完,以后也不会再唱第二遍。

宣布怀孕的这件事,也是有讲究的!

在节目播出的第一期,罗琦就通过赛前的采访视频,公布了她已经有身孕这件事,这个举动也并非随性之为。姜树说,这是他们主动跟节目组要求的,“因为怀孕还是对身体有一定影响的,如果不说出来的话,对罗琦不公平。”但当时节目组给出的反应,是不太愿意太高调去宣布罗琦怀孕这事,譬如不能以主持人的角度去正式公布。洪涛的考虑,并不是担心这事情会对节目有什么不好影响,而是怕干扰了现场观众评审们的判断。

“如果当时是由主持人张宇在现场公布的话,那观众评审团就都知道了,洪涛老师是担心评审团会因此对罗琦的表现带有不同程度的同情分,这对其他歌手也不公平,所以经过多次沟通,最后就选择了在节目内部的采访中公布。”姜树说,因为这些采访内容是节目播出时才出街的,《我是歌手》通常是提前两三期录制,所以等罗琦的这番话播出的时候,现场其实已经录到第三四期了,这时候观众评审已经对罗琦的表现有了了解,即使知道她怀孕这事情,也不会影响到评分的判断。

生完孩子后的事,现在都已经计划好了

如今,完成了六期《我是歌手》录制的罗琦,人气跟一个月前相比,已经翻了不知多少倍,这些实际的提升,罗琦本人或许并不太在意,但在老板姜树眼里,这些非常重要。“其实在还没参加《我是歌手》前,我们已经在进行着新专辑的录制,并且计划着今年要给罗琦做一场个人演唱会了。如果不是因为有这档节目,以及她怀孕这事情,现在这时间罗琦应该正在录音棚里录歌。”

但在没有《我是歌手》之前,姜树相当坦白地说,那时候他的心是虚的,几乎是为了兑现承诺而做的一些决定。姜树说,当时他给罗琦定的是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办一场个唱,当时他做过详细的分析,“之所以选择工体,是因为工体可以有两种模式,这个场馆最大入座率是9000多,接近一万个座位。但它的最小模式可以做4000人的。当时我就考虑做个4000人规模的就OK了,我完全不去考虑票房怎样,哪怕就当是宣传费,我赔50万也好,赔70万也好。”然而,如今的形势已今非昔比。姜树笑着说:“现在我太有信心了,而且整个计划也有变化,2014年我们要做两场演唱会,而且都是大型的,北京工体这一场,肯定是按万人规模来做。”

至于另一场个唱,姜树还在考虑中,最保险的是选择在上海大舞台做,也是大型个唱,但今天他已经不再担心票房的问题,反而他还想剑走偏锋,选择另一个更为冒险的计划,只是这个想法暂时还不成熟,所以还不能公布,“我只能说,如果这个计划能实现,肯定是一个能让全国媒体都轰动起来的事情。”其实这些年来,罗琦最郁闷的是找不到一个真正能实现她想要的音乐的团队,在德国经历的那几年,让罗琦开了眼界,以往那些老摇滚的作品已经不能满足她今天的需要,姜树说,这张专辑如今已经在录制中,基调基本已经确定,在他看来,确实是能展现出一个新时代罗琦的作品。“现在基本定的是今年8月能面世,因为罗琦的预产期是4月底,也就是她基本要7月才能活动。但这期间我们会把所有的都准备好,就等她录唱就行了。她说她20天就可以完成10首歌的录制。”

1下一页

罗琦退赛老板看中商机
链接地址:http://www.kooaoo.com/yule/39016.html

娱乐八卦提供的罗琦退赛老板看中商机来自网络,若罗琦退赛老板看中商机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凡来源为“酷爱网”的稿件,均为独家版权所有,您可以复制、转载和传播,转载时内容中请做上我们的链接。

查看更多 >> 娱乐八卦